红楼梦》的栊翠庵里隐藏着什么秘
原创散文

红楼梦: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

  【作者简介】吴明慧,笔名:北南,生活在江南的北方人,中学历史教师,业余酷爱读书写作,在新浪博客上写作十一年,散文随笔偶见报端。

  春天,正是赏花的好时节。“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以各种春花为主题的公园早已人满为患,倒不如翻检几回《红楼梦》,大观园里的花事同样隆重且浓艳,又有诗社的文青们拼着才气为那些幸运的花儿们捧场助兴,单说红楼篇目题名:埋香冢泣残红,龄官画蔷,结海棠社、拟菊花题,品梅花雪,眠芍药茵,建桃花社和撰芙蓉诔,以花入篇的回目正说明大观园里一年四季花开不断。

  而这些花又不仅仅只是作为点缀园林的美景而存在,兼有借花喻人,以花来更替时序并推动故事情节进展,尤其是在怜香惜玉的曹公眼中、心上,女儿的青春如花一般,更几番春暮,易得凋零,凝注在笔下,就成了珍重女儿身的芳心。

  眼下正值农历二三月之交,再有几天,确切来说是三月初二,那是重建桃花社的日子。曾经为咏白海棠以探春为群主结成的海棠诗社只留下了海棠诗和菊花诗以及雪天即景联诗,散了一年再没有发起过任何活动了。这期间总是因为各种闲愁胡恨,一重接一重,惹得这些清白女儿们也了无诗兴。

  巧在初春时节,万物复苏,青春王国也正该是生机勃发的模样,以黛玉的即景随笔《桃花行》点染起众人作诗的兴味。

  这首诗是《葬花吟》之后的又一首顾花自怜的抒情诗,总不脱黛玉自幼离丧的哀感,因此宝玉看得落下泪来;而宝玉之所以不称赞这首诗,大半原因也在于黛玉太过聪明和敏感,有看穿身世及末路的悲观,在万物萌发的春天读这样的诗句确实不合时宜。所以,此番由黛玉做社主重建的桃花社只有她自己这一首桃花诗,这一社的大活动是填柳絮词。时已暮春了。

  黛玉不改悲音,在她的《唐多令》里,亦是以柳絮喻身世:漂泊亦如人命薄,嫁与东风春不管,寄人篱下的心境随时随地无时无刻。柳絮词最终首推薛宝钗,尤其是那句“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成了展露宝钗雄心和机心的最好写照。

  无论怎样缠绵悲戚,春天的花总是开得不管不顾。比桃花诗更美的场景是在桃花下读。时间是三月中旬,宝玉在桃花底下石上坐着读《会真记》(即《西厢记》),“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垂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皆是”,这画面感也是满满的啊。

  美得锦上添花的是,黛玉来了,此时出现的一定是黛玉,绝不会是宝钗!于是,黛玉放下花锄读起书来,背景的桃花也跟着文艺起来。

  有人将黛玉葬花、宝钗扑蝶、湘云醉卧和宝琴立雪并称为大观园四大美景。这美景恰巧都是应着季节,葬花与扑蝶都发生在春夏之交的芒种节,钗黛各自不同的身世决定了她们在这特殊日子里的个性活动。

  这两幅场景同样唯美,黛玉的凄美,宝钗的俏美,毕竟是正当花季的女儿啊。但与读者容易发生共鸣的总是黛玉的葬花,她葬的又何尝是凤仙花石榴花等各色落花呢,是青春的短暂,是命运的悲感,叹息与无奈一起涌上心头,成就了这芒种节的千古绝唱。

  过完芒种没几天就是端阳节了,此时的蔷薇花开得正茂盛。蔷薇架下痴心画“蔷”的女子在渴望一场爱情。但是她的戏子出身怎能高攀得上贾府的公子呢。蔷薇谢了,芍药登场,宝玉的生日也到了。

  这一天,他们喝酒,行令,划拳,大观园里的青春也不只有读书和联诗。在宝玉生日上最抢戏的是湘云,不单是她出的酒令“比人唠叨,倒也有意思”,更有她醉酒后的在青板石凳上的酣眠——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嚷嚷的围着她,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

  这样的场面多美啊,非常豪爽又健康的美!主角不能换成宝钗,更不可能是黛玉,只有湘云才担得起这样缤纷的落花。湘云不像黛玉喜欢即景赋诗,但她有自己独特的行事方式,她的醉眠与黛玉的葬花可以并作花事双美。

  也是在这一回宝玉的生日夜宴上,众女儿吃酒行令,占花名儿,于是,大观园的姐姐妹妹们都有了属于自己的花:宝钗是牡丹,探春是杏花,李纨是老梅,湘云是海棠,麝月是荼蘼,香菱是并蒂花,黛玉是(水)芙蓉,袭人是桃花。

  到此,大观园的花园里所有的花都开放了。除了宝钗,别人不配做牡丹;除了黛玉,别人不配做芙蓉。这些花原本都是为这两个绝色女子守候着的,宝钗之美艳冠群芳,黛玉之美冰清玉洁;海棠花对应这湘云这位睡美人,老梅对应的自然是李纨的清心寂寞了。

  花名和诗句一起预示了人物的命运,所以占花名儿既是小儿女娱乐做戏,也是以花占卜各自的人生。

  按说海棠花的花期在春天的四五月,可大观园的咏白海棠却发生在秋天,这也正是结社的原因之一:反常规的花开更容易让人勃发诗兴。这一回在《红楼梦》里极其文艺,众青春儿女在本名之外都另有了别号雅称:稻香老农,蕉下客,潇湘妃子,蘅芜君,绛洞花主,菱洲和藕榭。

  《红楼梦》中反复提到海棠花,最早一回是在秦可卿的卧房里的那副《海棠春睡图》,此外就是湘云的占得的花名,香梦沉酣,两处海棠寓意都与睡眠有关。而到宝玉以海棠死了半边应在晴雯被逐抱恨而亡,这显然是多情公子的一厢情愿了。

  既然是命题作文,必得评出高下,也总在钗黛之间难分伯仲。李纨评宝钗的“珍重芳姿”为含蓄浑厚,而黛玉的“半卷半掩”则风流别致,每每这时,宝玉都甘心落第。借着这回咏海棠的兴致,随后拟好菊花题,接下来就咏菊花了。

  海棠诗是探春起的头,而菊花入诗是湘云提议的;因为她与宝姐姐刚讨论过诗题和韵脚,这回咏菊定要突破前人的俗套才好。于是,从拟题到作诗正经张罗了好一阵子。其实,在赏菊吃蟹的金秋时日,桂花也开了,但桂花在菊花面前,“格”就不够高了,缺少历代文人雅士的吟咏。菊花诗终是潇湘妃子夺魁,黛玉的诗才在众女儿之上。

  冬天里,海棠诗社的最后一次活动就是即景联诗。这回的海棠社又壮大了队伍,除了苦学诗的香菱,还有两个轻灵水润的女儿邢岫烟和薛宝琴。

  赶巧下了大雪,拥炉作诗,再妙不过。此时,妙玉的栊翠庵里的红梅开了:十数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好不有趣。如果再拟题限韵咏红梅就不好玩了,李纨提议即景联诗,落第的又是宝玉,被罚去妙玉那里取红梅。这诗与梅花就联系起来了,李纨并顺口说出可厌妙玉为人的话。

  即景联诗湘云多亏那块鹿肉的功劳,联得最多。红梅取回来少不得也咏几首红梅了。联句少的人作红梅诗,众人腾出工夫来赏梅:梅花二尺来高,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约有五六尺长,其间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花吐胭脂,香欺兰蕙,各各称赏。众人赏花毕,红梅诗稿成。

  年纪最小的宝琴才思最敏捷,这还不算,接着还有一副宝琴立雪的美景:四面粉妆银砌,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真是唯美到了极致了。

  栊翠庵的红梅很美,妙玉招呼钗黛泡茶用的是从别处收来的梅花雪。因此有人以梅花来喻妙玉。其实贾府自己的花园里就有梅花,女眷第一次聚会就是治酒赏梅:东边宁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贾珍之妻尤氏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赏花。就在这一回,宝玉游幻境看判词听红楼梦曲子。

  《红楼梦》里的莺莺燕燕花花朵朵都惹人爱怜,每一种花的出场在美学效果之外,都被曹公赋予了文学意义和人格寓意。大观园正是一个大花园,四季花开不败,读者诸君在赏花的同时莫忘了几乎每一种花之后都站着一位红楼女儿。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若不喜欢,敬请留下批评,分享您的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