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却不见你缓缓归来
原创散文

微小说|前缘空相思浓陌上花开与君逢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然后、”少年看着巧笑倩兮的豆蔻少女,眨了眨眼睛:“携佳人归隐陌上花深处。”

  “讨厌——”少女含娇带嗔,将一捧花瓣朝少年扔去,缤纷的落英在风中飞舞,似无数只绚丽的蝴蝶,旖旎旋转,款款落尽一地明媚。

  从青梅竹马的无忧时光,到诗情画意的锦瑟年华,只等着十里繁花为聘,嫁衣红霞,只羡鸳鸯不羡仙。

  怎料他游历归来,在碧琼山坡上种满了如火如荼的似锦繁花,正欲请媒人前去提亲,却收到一纸离别书。

  “繁花虽美,终逃不过凋零,我不过寒门之女,如何有归隐之心。他予我一世荣华,我便许他红妆花嫁。于凡人而言,侧室固然卑微,亦胜过隐士贫苦。就此作别,两两相忘。”

  他摇头苦笑,即使一腔深情被辜负,却也未将悲伤化为愁怨,依然静守着那片绚烂的花海,年复一年,不知是在等佳人归来,还是在等自己忘怀……

  清晨,一辆朱轮锦帷的华丽马车缓缓驶到山脚下,一望便知是权贵之家女眷的车驾。然而,从车内走出的女子却穿着一袭素净的月白纱裙,青丝上亦无任何钗环点缀,只用藕色绢带松松一系,虽有轻纱遮面,苍白的面容仍依稀可见。

  女子让一个丫鬟搀扶自己上山,其余仆从则在山脚等候。她走得很慢,目光亦不在花丛中流连,反而四处张望,似在找寻什么,又似在倾听风声。

  “若是闲谈便罢了,倘若真有其事,那可是人命关天。”女子伸手轻抚花朵,曙光渐盛,将绚丽的花丛照得愈加明艳,她苍白的脸颊也被花火熏染了一丝明媚。

  行至半山,女子已然体力不济,遂坐在草地上,轻嗅着幽幽花香,香风拂起她面纱飘然,微颦的黛眉渐渐舒展,菱唇漾起浅笑,淡极亦残花。

  “小姐,已经快午时了,赶紧回府歇息吧。”丫鬟叹了口气:“您深居闺阁,不知俗世纷繁,世间男子多薄幸,哪来什么痴情人。”

  “你这话可不对。”女子摇头浅笑:“能不能替我去山巅看看,若是还没有,我们就回去。”

  他甚为意外,自己一直在山洞中静坐,这山洞不仅位置极偏,洞口还垂着繁盛的藤萝花,她是如何发觉的?

  他连忙出了山洞,查看女子的伤势,她纤细的手腕被咬出(血)痕,伤口已经开始变黑,他慌忙用手绢缠住她的手臂,欲为她吸出(毒)血。

  “是剧毒么?公子还是别犯险救我了,我的命不要紧。”女子想将手抽回,怎奈气力虚弱,依然被他温暖的手紧紧箍着,似尘世对她最后的挽留。

  “姑娘怎能如此轻看自己、”他为她吸出(毒)血,正要责备几句,却愕然发现她美丽的双眸蒙着一层云雾。

  她似察觉到他的目光,唇畔牵起一丝苦涩:“我看不见,从出生起,便从未看过这世间一眼。”

  “陌上公子?这是什么称呼。”他笑道,走到另一边的角落采花,那簇花丛与别处不同,莹白的花瓣在阳光的照耀下,竟比冰雪还清亮晶莹。

  “是我听了故事后,取的雅号。”女子有些羞涩,踌躇了片刻才小声开口:“公子是那位,种十里繁花,携佳人归隐的隐士么?”

  “我过来是想告诉他,那个女子嫁的人,是城中权贵。由于这故事传得很广,女眷们都赞他风雅痴情,还在等待佳人回心转意,权贵心有不快,喝醉之后扬言要放火烧山,虽然这些都是我听到的传闻,但不论真假,还是要当心些才好。”

  “我替陌上公子谢过姑娘。”他将碾碎的花瓣卷进丝绢里,轻轻系在她的眼睛上。

  “姑娘别忘了,我说的是:‘携佳人归隐陌上花深处。’因富贵之欲抛却初心的人,怎能算作佳人。”

  “听闻她有羞花闭月之貌呢。依公子而言,怎样的女子才算是佳人?”她双手抱膝,侧耳倾听,她所知的尘世是由别人的故事和自己的幻想拼凑而成的奇异景象。

  “我、美么?”她惘然,所有人皆叹息她双目失明、体弱多病,哪怕她以轻纱遮面,遮住迷蒙的双眸和苍白的脸颊,却依然隔不开声声叹息。

  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连她终年黑暗的视线都出现了一道白光,她突然觉得害怕,紧紧攥住他的手。

  “姑娘心善,自当有好报。”他轻拍她的肩:“那条蛇有奇毒,我隐居七年都未见过,姑娘第一次上山居然就遇到了。我方才给你把脉,发现你双目失明,并非先天痼疾,而是你还未出生时母亲中了毒,体内残留(毒)气所致。正巧那条蛇将你咬伤,以毒攻毒,我再用从天山移栽来的雪妍花化解,你的眼睛很快就能看见了。”

  他深深点头,尽管她还看不见:“我当不起‘陌上公子’这个称呼,也不是什么风雅之士,我擅长的是医术。隐居在此不是等待佳人,也不是厌世避俗,而是想用花草研制奇药,治病救人。”

  语罢,他替她解开丝绢,又用手遮挡阳光:“先低头看看清涧和花草,才恢复,还是别直视阳光为好。”

  “我看见了……”她泫然欲泣。碧草如茵、繁花似锦、彩蝶翩跹起舞、香风吹落花雨,清澈的山泉更是将自己的身影倒映得宛若画中佳人,这些景象,比她在那漫长的黑暗中所幻想的一切都还要美好。

  她缓缓抬头,朝他望去,若她一开始便能看见,定不会问他是不是自己要寻的人。

  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一袭白衣胜雪,眉宇间一脉清逸恬淡的似水温柔,与她遐想的陌上公子不差分毫,目光交织,莫名的熟悉之感,竟像赴前世之约。

  “可这赏赐是我,公子也不想要么?”她用手绢掩面,桃花般的红晕还是透了出来。

  他依稀想起,几年前城主曾张贴榜文,谁能治好独生女儿的眼睛,便赏赐黄金千两,并招其为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