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独白_大公资讯_大公网
原创散文

改编效果让人吃惊安妮宝贝的《彼岸花》为何能兼具文艺范和正能量

  从2017年开年至今,影视行业呈现出一个明显的趋势:无论是话题热度还是观众评价,现实题材作品正在完成对古装IP题材的逆袭。

  当古装玄幻IP改编逐渐失去其自身的题材红利,现实题材的优势开始渐渐凸显。在近期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中国作家协会发布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名单中,一半是现实题材作品。可以预见,未来根据现实题材IP改编的影视剧,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会进一步提升。

  与此同时,现实题材文学IP如何影视化,也将成为行业探索的重要课题。近期,一部根据安妮宝贝著名小说《彼岸花》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以思路清晰、独辟蹊径的改编方式,和引人入胜、精致纯熟的商业化大剧品相引起了业界关注。

  《彼岸花》由康曦影业、中联传动、万向信托联合出品,由著名导演王小康执导,金牌编剧王静茹捉刀改编。原著作为安妮宝贝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具有浓厚的文艺感和鲜明的风格特色,影视化改编实属不易。

  “影视跟小说是两个门类,技术手段和表达方式完全不同,从小说到影视是一个转化的过程。”王小康认为,在保留和尊重原著精髓的基础上,根据影视作品的创作规律加以合理改编,一定会得到观众的认同。

  《彼岸花》首当其冲的问题是如何既恰到好处地保留小说中的文艺性,又能将这些抽象的表达具象化。为此,主创团队在保留原有人设、故事、情感和艺术性的基础上,进行了深度的加工和补充,将过于阴冷和边缘化的内容做出调整,以符合主流观众审美,以达到艺术与商业的完美相融。

  “我们给它的定位是一个商业剧,带有文艺色彩的商业剧。就是在保留原小说的文艺元素的同时,用一个商业化的方式来诠释它。”王小康强调道。为了使剧情更加丰满,增设了很多小说中没写到的人物关系、故事和情感等,开放性地纳入了悬爱、商战、都市等类型元素,使故事变得色彩斑斓,更适合呈现在荧幕上。

  改编过程中,著名编剧王静茹尤其注重“切合当下”。在剧情上,做了一个很阳光的“壳”,把小说的情节以及人物的魅力包裹起来,“然后再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剥开,展现给观众”。

  比如,剧集以较长篇幅讲述了几位角色共同创业的情节。他们从摆地摊起步,冲破种种阻碍,最终创业成功。“不逼自己一下,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男主角的励志台词,展现了剧集的阳光色彩。而在此过程中,男女主角间的恋人关系也历经考验,超乎爱情、甘愿放手的感人故事无疑会让观众动容。

  “《彼岸花》是创作形式上的一次挑战,它可以让‘接地气’三个字不仅仅只是还原生活的本真,更重要的是,它是思想意识形态上的接地气,而不拘泥在表现形式上。”王静茹表示。

  如果说前几年玄幻类IP的成功是因为注重新奇世界观的塑造,那么如今的现实类题材应该给观众带来共鸣甚至治愈。近几年来,青春爱情类作品流行以“亲切”的低姿态去拥抱年轻观众,然而,他们却远远低估了观众的审美。《我在故宫修文物》《大秦帝国之崛起》等作品在B站的走红,说明了年轻人在精神文化领域的诉求没那么肤浅。

  为此,《彼岸花》增加了许多青春亮丽阳光的元素。原著人物的精神和思想并未改变,在副线上增加了一些更励志、欢乐、正能量的东西,并将其延伸,而那些青春气息就用在丰富支线人物上。整体上,剧版《彼岸花》讲述了一个让一份挚爱得以生根发芽、收获重生的纯美悬爱故事,它既在回应社会现实,又为人们创造着浪漫想象,为漂泊、追寻的现代都市人带来内心深处的治愈。

  除了深层次的精神关怀,《彼岸花》在改编中植入了很多暖心的情节。比如男女主角一起在异国他乡的街头为失落流泪的朋友打气,最终他们面对着巴塞罗那的美丽夜景发出了青春宣言。即使是在职场情节,老板也会给弃他而去的员工们留有机会,以宽大的胸怀重新接纳了他们,展现了人性温暖的一面,为剧集增加了温情、暖人的色彩。

  成功的现实题材剧,常常能令观众都能够在剧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跟随剧中主角一起笑一起哭,最终经历成长,找到自救方式,润物细无声地达到治愈效果。《彼岸花》趟过孤独寻求温暖的希冀,虽然疼痛但依然向往未来,饱满且迸发着的生命力,仿佛直抵灵魂深处。这正是当前青春剧所缺少的精神力量,也是安妮宝贝的精髓所在。

  安妮宝贝的作品虽然有着散文、唯美的风格,但如果以正确的方式改编,会出现一个让人惊艳的作品,电影《七月与安生》的成功就说明了这一点。因此,《彼岸花》制作各方十分看好剧集的前景,不仅进行了大胆创新,也在服化道和实景拍摄上下足了功夫。剧集投资成本约为3亿,应该是国内制作费最高的现代剧,其中大部分都用在了制作上。

  剧组不仅搭建了逾3万平米的内景,还远赴艺术氛围浓厚巴塞取景,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外景拍摄。将当地的标志性建筑、大师真迹、艺术藏品,连同深厚的人文气息、浪漫的自然风光一道收入镜头中。

  从已公布的花絮片段来看,剧集风格唯美、文艺、个性,无论是林允在水中彷徨无措的表情,她在海边绘画、风吹起她裙角定格的画面,还是宋威龙走过广场惊起鸽子飞起、与林允初初遇见的相视,亦或是林允与何润东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凝视、交错炙热的眼神和冷淡的神情,《彼岸花》的每一个镜头、每一个场景,都美得如同画一般,随便定格都能当壁纸。

  文艺的人设、唯美的拍摄手法、时尚的布景、正能量的内核……《彼岸花》找到了都市情感剧的一种新气质。而这样的效果,离不开一个实力强劲的主创团队。作为《彼岸花》导演,王小康在此之前已经拍摄了安妮宝贝的散文体小说《八月未央》,并且受到了好评,在拍摄《彼岸花》时更加轻车熟路。

  而编剧王静茹有多部情感剧创作经验,《中国家庭》《钱多多嫁人记》等都是接地气的热播剧,她很注重观众能否和作品中的人物有共鸣感,也相信《彼岸花》中男女主角的成长经历会让都市中的年轻男女们找到自己的影子。而《彼岸花》光剧本打造就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并且在拍摄的过程中,王静茹也几乎全程跟随,以便随时调整修改剧本。

  此外,为了帮助观众更好的理解剧情,该剧还采用了“布莱希特手法”间离效果,来展现原著中的双线并置和心理穿越。整部剧一方面有着原著的空灵、梦幻感,另一方面又因青春、悬疑等元素的融入,让故事不仅仅局限于爱情,看点更丰富,面目更鲜明。一手握着文艺,一手托着商业,《彼岸花》有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