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文学应该使人获得生活的
生活散文

芳草葱茏悟人生——散文集 《芳草天涯》自序

  生活中,我有个小习惯,就是将自己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剪贴收集起来,一有时间就拿出来“品味”。这里面,有对自己笔耕不辍、终有回报的自我欣赏,又有与生俱来的一种对文字、对文化的敬畏之心。过了知天命之年,回头一瞥,居然积少成多,堆砌了满满的十几本。看着这一本本发黄发旧的所谓的“宝贝”,被爱人从书房、阳台搬腾来、倒腾去,让我萌生了重新整理、汇编成册的想法。这也算对自己30多年来学习、工作、生活的一个回顾吧。

  我的经历很简单。小时候在农村,家里穷,早早就体验到了生活的艰辛,但学习还算用功,总算是抓住了机遇,自考上了大学,也改变了我工作和生活的轨迹;当了几年教师后,就一直在机关工作。从此,便与书籍结缘,与书报为伴。工作的原因,加上个人的性格志趣,就养成了好静、好思,勤读、勤写的习惯,一看到自己欣赏喜欢的事务,抑或是触碰心灵的东西,不把它写出来,就有如鲠在喉、难以释怀的感觉。

  写作让人心诚、心正、心宽,更让人心静、心怡、心安。于是,在工作之余,我一直坚持把写作作为一种追求,一得空就学就写,一写就要迫使自己多学多看,有时甚至为一篇短文、一个观点,就要翻阅大量的书籍和资料。这个过程,让我切身感受到读书写作才是最好的养心之道。尤其是近几年来,随着微信、微博等新兴媒体的兴起,让我更为方便地将自己一些所见所闻、所感所想得以快速地付诸纸稿,一些时评和“小心情”得到了微友的秒赞和肯定,也给工作生活平添了诸多乐趣。

  回首往昔,给予我关心帮助的人很多,有亲人、有老师、有领导、有同事、有朋友,甚至一些素昧平生的人,等等。他们虽然平凡,但很真诚;虽然普通,但很珍贵。每当我闲暇夜静、掩卷而思之时,他们的形象总是闪现在我的脑海中,难以抹去。我能用什么回报呢?唯有把关于他们人品性情、志趣情调的事情记写下来,才算是我对他们的学习、敬仰、感恩,也算是将我珍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一份感动呈现出来!

  数年积累下来,就有了这本《芳草天涯》。这本书,收录了我在工作、学习、生活中的经验、体会、研究和感悟,共有100多篇,大部分文章曾在《党建研究》《中国党政干部论坛》《陕西日报》《秦岭文学》等中、省、市报刊发表。其中,既有我从事基层党建工作20余年来的经验积累,比如,《到群众中去的生动实践》《种好“党建责任田”》等,也有对社会转型期热点问题的剖析,比如,《北京人·上海人·陕西人》《我的那个蓝格莹莹的天哟》等,更有受党培养几十年,信党、爱党、护党,自觉传承红色基因的情感表达,如《我为什么要入党?》《我的“抗战”记忆》,而一些作品譬如《灯火石鼓》《秦岭花谷别样红》《雨后宝鸡》等是我对美丽家乡的深情礼赞,《生命的奖杯》《感受足球》等记录了我对个人爱好的一份执着,《庐山遐思》《敦煌回想》《家乡的洋槐树》等,是我对自然的向往和乡愁的呼唤,还有《磨难:孕育内心的强大》《“宣太后”是怎样炼成的》等观感时评,针砭假恶丑,点赞真善美。

  社会的变革、人生的奋斗、事业的追求,最终是和谐、是快乐、是美好。之所以取名“芳草天涯”,就是希望人生的芳草,在不断的读书学习中而草木葱郁、漫山遍野,希望人与自然的美丽永在、青春永在、和谐永在。书中这些文章,谈不上“阳春白雪”,但却是我对多彩人生、美好生活的自然表达和心灵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