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缘禅语让人生和诗一起摇曳(散
生活散文

河南洛宁王亚丽散文《家

  我们每年春节回家都是最晚的,差不多都是腊月二十九走,大年三十到家。今年也不例外。

  我公婆已去世好几年,家里房子一年不住人,每年回去前,妈妈都会提前到我家把被子抱出来晒晒,屋里卫生打扫一下。包好饺子,等着我们回家。

  一路上家里电话不断打来问,到那了?几点能到家?路程太远?开车慢点?注意安全。女儿听我们说,过了洛阳快到洛宁县城,就兴奋的早早的站在村口等着迎接我们。妈妈也在家热好饭菜,等我们回来吃。

  吃完中午饭一转眼都下午了,妈妈说,干脆年夜饭也在妈家吃算了。省得你回家做,又在妈家吃了饺子。老公催我赶快回自己家,我磨磨蹭蹭真不想回去。在妈家有弟弟、弟媳、侄子、侄女、女儿,最主要的是有妈!一家人好热闹,真有过年那股劲。回去家里冷清清的,一点年味都没有。

  过年不回自己家怕老公生气,就硬着头皮跟老公回去。我们回到家,他就一溜烟没影了。我一个人躺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儿子今年在苏州没回来,女儿今年在外婆家也没回来。没电视看,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就我一个人,要是公婆在的话,家里可能还会有点家的温暖!可现在就我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陪着妈妈看春节晚会也是很美的。此刻心情有说一种不出的辛酸难过。坐起来给苏州的儿子打电话,儿子说妈你看电视吧,我在玩游戏。给女儿打电话,女儿说妈你还不如不回去,家里那么冷还没电视看,没网络玩,我在和小伙伴们打扑克,可有意思了。又给老公打电话,老公说你睡吧,我在喝酒,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去。我躺床上就这样傻傻的,孤苦伶仃的熬到了十二点。外边响起了乡亲们放鞭炮声音,2018新的一年来到了。

  第二天,大年初一,大清早大哥就打电话催我去吃饭。二哥像往年一样,电话通知我,亚丽早点来妈家,咱一家人聚聚,吃顿团圆饭。二哥在县城买的房子。每年大年初一这天,都会买好多菜和好吃的,带着妻子儿女,回来陪妈妈过初一。

  两个哥哥的电话,让我昨晚的坏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这时候在北京打工的小哥哥也打来电话问候新年好,今年在那有活干就不回来过年了。让妈妈我们在家吃好喝好,过个好年。

  我爸爸去世得早,妈妈带着我们姊妹五个过日子,很不容易。我初中上了一年就辍学了,弟弟初中都没上一天。三个哥哥也都是初中生。三个哥哥从小到大都很疼我,对我和弟弟也是照顾有加。俩大哥平时在洛阳工作,也是农忙和过年才回家。大哥房子盖的离妈很近,两个儿子都上完学参加工作了,二哥在洛宁县城买的房子,离西王村家也不远。两个女儿都在郑州上大学,儿子在读高三。就我小哥哥还没成家,一年四处流浪奔波,一个人过。我很心疼我小哥哥,小哥哥没成家是妈妈的最大的心病,也成了我们一家人的一件愁事儿。

  初一早上在大哥家吃的豆腐凉粉饺子。中午,二哥做了一大桌子菜。我们一大家人坐到了一起。妈妈在唠叨,唉!就少你小哥还有我外孙没回来。回来咱家十九口人,要是你小哥当初不瞎折腾,成个家有个儿女,那咱家都二十多口人了,哥哥扶妈妈坐下。妈妈一辈子坚强、善良、勤劳,没有妈妈哪里有我们现在这个温馨的大家庭。我们吃着菜喝着酒,唠着家常,其乐融融。我和嫂子弟媳都把这一刻的喜悦拍进了手机,发到了朋友圈与亲戚朋友分享着我们此刻的幸福!

  吃完午饭,看天气很好,弟弟就建议说我们一家人陪妈出去转转吧!弟弟开着车,我们去滨河公园玩了一下午。滨河公园建的还真不错,来玩的人也真多,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到处都能看到人们的笑脸,听到人们的欢声笑语。河两岸环境优美干净。我和弟弟陪着妈妈在那条路上走了好远!

  妈今晚我不想回去住了,我家好冷,冰凉没有温度。我想留下来陪你们,妈笑眯眯的说“好啊!这也是你的家啊!”

  家,一个好温暖的字眼,听起来是那样的温馨。吃过晚饭,我和弟媳陪妈坐在客厅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着电视玩着手机。弟弟带着几个孩子打扑克玩。一直玩到可晚才睡。今晚和昨晚心情相比,真乃天壤之别,今晚心情是开心喜悦不孤单。

  睡觉时候女儿对她外婆说,这回你闺女可回来了,今晚你俩睡一床,好好说说话。解解你对你闺女的相思之苦。听妈妈说,原来妈妈平时经常把妞妞(女儿小名)喊成了闺女(我的小名)女儿就咯咯笑着喊外婆你又叫错人了。又想你闺女了吧!听了妈的话心里一阵暖暖的感动!原来住的房子不在大小和好坏,里边只要有爱、有牵挂、有温情,就是最温暖的家。原来妈才是我心里最温情的家。

  接下来的几天里就是走亲戚,朋友聚会。陪妈妈去了舅舅家,又去洛阳看了八十多岁的大姨。去了趟龙门石窟转了转,又去洛阳的好姐妹家玩了玩。时间就这样.在夹杂着各种生活体验,忙碌、烦恼、快乐、累人,时光在各种感受中很快过去,离我上班时间越来越近。

  我去打工走的前一天,去学校看女儿,妈妈跟我一起去的,我问妈妈喜欢吃什么?女儿说外婆喜欢吃洛宁牛肉扯面,我们去吃了大盘鸡和洛宁牛肉扯面。

  吃完饭送女儿去学校,女儿的学校后边是洛宁县的一大休闲娱乐景点凤翼山,以前听说过,可从没上去过。妈说“明天你就要去上班走了,想去咱就上去转转吧”

  我们上凤翼山台阶的时候,我还担心妈妈上年龄了,怕她上不去想扶着她,可是还没等我扶,她就已经走到老前边了,竟然把我们甩在老后边。还一边走一边数着每层台阶的个数,上到最顶在那儿等着我们,我们半天才上去,上去已累的气喘吁吁。我们跟妈比真是自愧不如。

  妈今年都七十多岁了,身体能这样,我真的很高兴。妈的健康才是我们做儿女们最大的福份!妈的好身体是给平常的勤劳是有很大关系的,爸爸去世的早,妈带着我们姊妹五人过日子,真的不容易,我们那时候年龄小,屋里屋外田间地头,活几乎都落在了妈妈一个人身上。一年忙到头,一会儿都不敢休息,不敢耽搁。现在我们都成家了,日子也好过了。可妈妈的勤劳一点也没改变,冼衣、做饭、拾柴、刨药样样活都干。弟弟、弟媳心疼妈,不让干,可妈不听啊!妈说在家什么也不做反而难受。出去干点活,呼吸点外边的新鲜空气,就当我做晨练锻炼身体了。妈平时除了血压高外,别的身体指标还算健康。

  “外婆真棒”女儿也由衷的赞美着外婆。“回去我要考考小宁(弟媳名)她来凤翼山几次了,看她能不能答上来。”

  妈喜滋滋的说:弟媳是个和善可亲的人,平时对妈很孝顺,妈对着我总夸弟媳的好。妈妈和弟媳的关系处的就像母女一样。

  我们站在凤翼山上往下看,洛宁县城的全貌尽收眼底,我拿出手机拍下照片留念。我们走在凤翼山幽静的小路上,看着路两旁的风景,路过一片桃树林,妈妈说等在过一段时间桃花开了肯定会更好看。“等花开了让妞妞陪你再来看,”“嗯嗯!”女儿在旁边不住点头。我们顺着路一边往山顶走,一边聊天一边说笑,我想等那天不打工了,每天早上来这爬爬山,跑跑步也挺不错,肯定能减肥。

  “不疼、年前去北京长城我都爬上去了,这点路难不倒我。”我们一直走到山顶。到山顶过了片刻,女儿说咱下山吧,刚好下山我上课时间也该到了。

  从老家走的那天早上,女儿还在熟睡中,我爬到女儿脸蛋上轻轻亲了又亲,天还不大亮,妈妈送我到路囗,坐在车上看着妈妈的身影,心想又要离开家、离开妈妈、离开生我养我的家乡,心里忽然之间被针扎一样疼,很难受!记得十四五岁出去打工时候就是这样,每次离开家,都是掉着眼泪走的。我受不了这种离别时的情景。

  妈妈站在村口,车走远了,看着妈妈模糊的身影还没有离去,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知道妈在,闺女的家才在,妈妈在的地方才是闺女心中最温暖的家。

  作者简介:王亚丽,网名人生如梦,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人,生于1976年。喜欢读书,喜欢文化,喜爱文学,喜爱在文字里感悟生活,曾有小说、散文见于《天涯知己文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