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散文:寻找一棵我的树
生活散文

家是温馨的港湾——百良镇东同蹄社区随笔感悟

  家是一个随心所欲、自由自在、放松身心的地方。它不用太华丽,也不用太规矩,所以,无论我们在社会上怎样循规蹈矩、谨小慎微,在工作中怎样辛苦劳累,回到家,就会得到休息和缓解,恢复应有的精气神;

  家是一份感情的寄托、一个心灵的牵绊。它不用太大,却能容纳全部家人,所以,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身在何处,心中有家,就会有一种牵挂,一份思念,一种感动,就会惦记着早日回家。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每个人都有对家的理解和阐释。扶贫的路途中,我结识了一位小兄弟,他原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他的爷爷在养路队工作,爷爷退休后,爸爸接了爷爷的班,两个挣工资的人在当时很了不起,当村里大部分人填不饱肚子的时候,他们家就买鸡蛋、买麻花吃,这在周围村子的确少有。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因为家庭内部的多种原因,我这位小兄弟七、八岁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小他两岁的妹妹远走他乡,从此,再也没有了联系。随后,家里新盖了房子,就在盖房当年,他爷爷因病离他而去。盖房第二年,他父亲意外身亡。留下他和拄着双拐的残疾奶奶相依为伴,年幼的他从小就生活在残缺不全的、得不到母爱的家,在村里人世俗的目光中渐渐长大。初中毕业后,他进入技校学习了电焊技术,毕业后,去了南方造船厂打工,短短两三年,挣了成十万元,这在五年前打工族行列里算是不少了。为了让生活过得更好,挣更多的钱,他后来跟随朋友去了南方其他城市,陷入了传销的黑窝,非法拘禁和暴力殴打,使得他几年的努力打了水漂不说,精神上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回到村里的他沉默寡言,与世无争,对生活彻底失去了信心,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年迈的奶奶都说腻了,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亲戚、邻里、朋友都曾好言相劝,也都无济于事。今年春节期间,他病重的奶奶离他而去,他成了彻头彻尾的“一家之主”,真正的孤儿,过上了世隔绝的生活,不愿意与任何人交流,家里的不幸和以前的遭遇犹如雪上加霜,他卖掉了家里的粮食,电视、洗衣机等家电,烧掉了家里的衣物、被子,连做饭用的电磁炉都烧掉了,成天游走于村里大小巷道,甚至在四下无人是还捡拾过西瓜皮吃,把香烟把捡回来自己卷起来抽。亲戚和有怜悯之心的邻里也只能送点吃的、穿的。

  好在我的这位兄弟心底善良,也许正因为善良,与脆弱似乎有些相近,他从来没有害人之举动,也没有这方面的思想,只是把自己孤立起来。我能感觉到,他害怕与人交流,还要忍受着村里人世俗的目光和背后的议论。

  正因为如此,我们扶贫工作队决定主动出击,拉他一把。一个27岁的小伙子,长相体面,四肢健全,心地善良,有文化,有技术,绝对有重新回归社会的可能。在多次的帮扶交流中,他思想单纯,干活麻利,只是思想的疙瘩太大、太深,完全解开尚需时日,我们需要另辟蹊径,给他换换生活环境,让他慢慢的与人交流,逐步修复受伤的心灵,增强生活的自信心,恢复启动自我修复功能。

  目前,我们已经给我的这位兄弟找了一份简单的轻微体力保洁工作,主要是让他慢慢恢复与人交流的愿望和功能,为重新回归社会打好基础。最终,我们希望他彻底甩掉沉重的思想包袱,甩开膀子,撸起袖子,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温馨的地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