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散文:寻找一棵我的树
生活散文

李卫国:我和我的卫平哥(散文

  岁末年初,回首过去的一年,让我难过的是,我的挚友、大哥黄卫平走了!多少次提起笔,想写写我卫平哥,可是思绪难平,满脑子都是卫平哥这样的笑容,那样的笑容,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难以动笔,可是分明又有满肚子的线日,突然接到卫平哥的儿子黄璐的信息,说黄卫平逝世了,我顿时惊愕住了,不会吧,不敢相信!经铜川日报社的朋友确认后,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4月11日早上6点多,我抬着花圈赶到铜川市殡仪馆,参加黄卫平遗体告别仪式,同卫平哥的亲朋好友一起把卫平哥送上山,我为卫平哥的离去伤心地流泪。

  我是1983年5月22日认识卫平哥的。那天,在焦坪煤矿公共汽车站,我遇见了《铜川文艺》主编朱文杰,朱文杰给我俩介绍:这位是铜川矿务局党委宣传部黄卫平,这是焦坪煤矿永红斜井掘进队的矿工李卫国,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卫平哥一行是应《玉华》活动月报主编惠永德邀请专程来参加焦坪煤矿俱乐部的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线周年诗歌朗诵会的。第二天,在焦坪煤矿俱乐部的诗歌朗诵会上卫平哥介绍了在江西召开的全国煤炭战线文艺创作讨论会的精神。从此,我和卫平哥开始了长达三十四年的交往,结下了深厚的兄弟情谊。1984年1月起,我在铜川矿务局焦坪煤矿党委宣传部工作后,卫平哥在工作、学习、生活上更是给予我许多教导和帮助,成为我的老师、兄长和朋友。

  1976年起,卫平哥在局党委宣传部先后任新闻干事、新闻科科长、副部长,对全局各单位的新闻宣传工作进行指导,卫平哥以人格魅力与各矿厂的宣传部长、新闻干事、基层通讯员建立起良好的工作关系,大家有什么新闻线索,在第一时间都愿意和卫平哥联系,卫平哥总会从采访、撰稿到投稿各环节上都给予帮助。卫平哥特别注意培养提高新闻干事和基层通讯员的素质,办新闻写作培训班是卫平哥的一个秘方,我就参加过五六次培训,听过作家路遥、《陕西日报》记者杜耀峰、陕西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郭慎言、铜川人民广播电台编辑于长发、铜川日报记者冀平等专家学者老师的授课。

  卫平哥属马,年长我六岁,我和他认识开始,他就说:我和你都当过知青,当过煤矿井下掘进工,都爱好文学,我喜欢你的率真,你就是我的兄弟!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卫平哥出差在外地,总是和我保持书信联系。

  在卫平哥编撰出版的诸多书籍中,有一本《矿山风流赞》,虽然只有一百页,却很特别。1985年1月21日,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和铜川矿务局联合举办矿山风流赞节目开播。中共中央委员、煤炭工业部部长高扬文,省委副书记曾慎达应邀为这个节目作专题讲话,为征文活动剪彩。专题节目以散文、特写、报告文学、通讯等形式,在陕西人民广播电台集中报道了铜川矿务局从1955年成立三十年建设中所取得的成果,着重宣传了煤矿工人为祖国、为人民开采光和热的精神风貌,在省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前后两个月的时间里播出录音报道等稿件40篇,20套节目,有600多人参加了组稿,其中也播出了我和邢云部长撰写的长篇通讯:焦坪煤矿俱乐部——渭北高原上的矿工学校和乐园等两篇稿。1985年4月16日,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和铜川矿务局在下石节煤矿召开了《矿山风流赞》专题节目总结表彰会。《矿山风流赞》就是收集了其中的一部分征文编成书的。卫平哥作为铜川矿务局党委宣传部新闻干事,从策划、上下协调,到帮助各矿厂选题、拟稿,把关修改,送稿,再到广播电台节目开播后组织各单位转播、收听,扩大影响,直至专题节目圆满成功后的总结评奖印书,卫平哥对《矿山风流赞》节目倾注了大量心血和精力,使这次活动的每个环节都达到了预期目的和效果。

  1985年11月,我和李效峡结婚,卫平哥十分高兴,说来,我给你们写幅字!于是,卫平哥用毛笔在红纸上题写了:卫国效峡天作之合赠送给我们。卫平哥的这幅字我们家一直珍藏着。1987年6月我有了女儿悠然,卫平哥和嫂子王宝兰专程从铜川市区到焦坪煤矿给我的女儿贺满月。

  2004年11月28日,陈家山煤矿发生瓦斯事故后,陈家山煤矿职工医院魏秀珍给我来电线;铜川报社的领导黄卫平来医院问受伤的人中有没有李卫国,当得知你是安全的才放心。接到这个电话,我泪流满面,当时我在陈家山煤矿运输区工作,工种是井下道工。

  卫平哥是一位忠于职守、不懈追求的优秀新闻工作者,采写了一大批来自基层一线多件作品获省级以上新闻奖,其中,他主笔采写的典型报道《用生命搏击贫困——铜川市郊区惠家沟党支部书记郭秀明追记》获得第十一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卫平哥曾经对我说:我走到哪都说我是煤矿的掘进工,我是一个老煤炭、老矿务局人。卫平哥是位高级记者,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他始终把自己的文学创作重心放在煤矿工人身上。卫平哥以煤矿题材创作的文学作品获奖的就有十四部。

  2014年8月,卫平哥接受矿业公司领导的聘请,担任《铜川矿务局志》的首席责任编辑,我有幸再一次获得与卫平哥一起工作的难得的学习机会,再一次感受了卫平哥工作勤奋,业务精准,原则上较线日,卫平哥从铜川新区来矿务局史志办参加局志编辑部专题例会后,来到我办公室说:卫国,来,咱们兄弟俩合个影,留个念。于是,一块工作的孙博给卫平哥和我拍了合影照。卫平哥又说:卫国你这都有我什么书,来,让我给你签个名!于是,卫平哥在我保存他的两本书上专门给我签了名。当时卫平哥笑着说:路遥就是我请到铜川矿务局的,来了就到我家吃饭,我和路遥在一块多少年,结果是我手里没有路遥一个字,你说怪不怪。卫平哥和我可以推心置腹的无拘无束的谈人生,谈集邮,谈小说,谈旅游,一块下围棋。 2015年10月,经过全公司、全矿务局各部门各单位和编委会、编辑部共同努力《铜川矿务局志》三本局志系列丛书终于如期印刷出版,为铜川矿务局60年局庆献上一份厚礼。

  2016年6月开始,我受铜川矿业公司领导委托到红柳林矿业公司协助编纂《红柳林矿业公司志》,7月11日,卫平哥专程从铜川到陕北神木红柳林矿业公司看我,连续三个晚上卫平哥与我长谈,讲他下一步的创作思路、写作计划。卫平哥说:我现在锻炼身体的方法是打乒乓球和游泳,休息方法是绘水彩花鸟画。7月15日,卫平哥要回铜川家了,卫平哥让我给他在红柳林矿业公司办公楼前拍摄了张照片作为留念。没有想到,这是我与卫平哥最后一面,这一别竟成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