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名文章:应对变局 稳定大局—
亲情散文

河洛美文赏析暖暖亲情年夜饭

  转眼间又要吃年夜饭了。在年夜饭里,能和家人欢聚一堂,边看“春晚”边聊天,端着饺子碗听新年钟声的人,应该是最幸福的。

  小时候,年夜饭的记忆是温馨的。燃放鞭炮后的空气里有淡淡的硝烟味,村子里弥漫着家家户户鱼肉的香气,还有邻里亲朋间相互招呼的人情味。母亲从腊月下旬就开始准备了,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年夜饭吃的是一份至爱亲情,是一个留恋的回忆。

  长大后,年夜饭的记忆来自舌尖。每年除夕之前,不论风刮,雪飘,车挤,路堵,我们兄弟姐妹都要回家吃年夜饭。一家人为年夜饭忙得不可开交,去超市买回年夜饭需要的蔬菜、生肉以及熟食等。不知是兴奋还是记忆突然就变差了,总是会忘了一些必需的东西,然后又一遍一遍跑去超市。虽然忙忙碌碌,但没有埋怨,心中反而洋溢着惬意,这印证了亲情力量的感召是无与伦比的。

  前几年,到酒店吃年夜饭成了一种时尚。我说服了固执的母亲,和家人到外面去吃这顿饭,主要是怕母亲太过劳累了。我想人们喜欢到酒店吃年夜饭,更多的是追求那种过年的气氛与美好的感觉。但酒店里再好的饭菜,总不如家里的味道。值得惦念的,倒是每到凌晨除岁钟声响过,在震天动地的爆竹与红红绿绿的焰火照亮中,那一碗水饺了。所以,年夜饭吃什么不重要,在哪里吃不重要,与谁吃才重要。

  其实啊,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关于年夜饭的记忆。这些记忆往往是就着除夕晚上那一桌丰盛的菜肴蔓延开的,而这些菜肴,在各个家族的血脉里,也都有着固定的名目,许多辈人的口味与习惯,在时间的漏斗里流下来,散发出的香气儿,早已超越了菜肴本身的馥郁。那是一种光亮,照见父母眼角的慈爱,照见儿时简单的欢喜,照见全家围坐的喧闹……那是中国人血液里最浓的亲情,是无法割舍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