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最美经典诗句
精美散文

美文——印象丽江 ——记煮蜜饯

  嗅着蜜饯浓郁的果香,在丽江冬季依旧高远澄澈的蓝天下,在古色古香的木屋青瓦间,踏着古韵悠长的青石板路,千回百转穿过小桥流水人家,我和母亲到古城的忠义市场买山楂。

  被黝黑的皮肤洗礼 被高亢的吼声洗礼 被直灼的目光洗礼被粗糙的双手洗礼 被无邪的笑容洗礼

  春节将至,母亲请外婆来把山楂煮成酸甜可口的蜜饯。蜜饯是丽江纳西族传统的美食,在丽江,凡是大小喜事,蜜饯都得上桌,对于丽江人而言蜜饯已融入日常生活中难以割舍。

  当然,家里有我这么一个在异地刚上大一的孩子,母亲更是挂念着给我带去家乡的味道,这是一份来自雪山和古城的浓浓牵挂。

  我手里捧着昨天刚从古城百年蜜饯老作坊里买来的蜜饯,一边看着忙碌的外婆一边吃得津津有味。

  新鲜的山楂泡在盆里,一个个红彤彤的,表面上还有星星点点的小籽,被水一浸,像极了一个个还长着雀斑的豆蔻少女,对外面的世界探头探脑,好奇地张望着,真是可爱至极!院子里铺洒着专属于这座小城慵懒的阳光,把场景渲染成一幅宁静安详的画面,十分惬意。外婆坐在院子里的小木椅上仔细地清洗着山楂,一颗一颗放在手里仔细揉搓,眼看着盆底沉淀的尘泥越来越多,而洗好的山楂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发晶莹剔透,就像外婆沉静朴实却又可爱透明的心灵。

  虽然正值寒冬腊月,家乡的天气却是晴朗明媚。大概是洗得热了,外婆脱下了厚重的棉袄,越发洗得带劲,一颗一颗反复揉搓,清洗,仿佛是给自己年幼的孩子洗澡一般。从外婆微微泛红的脸上,我好像看到了年轻时的外婆,有着少女一般的娇羞。我不禁放下手里的蜜饯,蹲下身来和外婆一起劳动,也想把洗山楂这么枯燥乏味的动作做得像外婆一样赏心悦目。

  当洗好的山楂堆成一座红彤彤的小山,外婆开始在小煤炉上生火,她说电磁炉和液化灶都不及这炭火烧成的煤炉,小火慢炖,才能蒸出食材的原味。我听着外婆的话,好像不是在讲煮蜜饯,而是在讲人生的道理。

  终于,火红的炭火带来了暖意,外婆把山楂放在锅里开始蒸。煤炉的热气透过金色的铜锅直达山楂的内心,听着锅里呲啦呲啦的响声,看着徐徐上升的蒸汽,嗅着慢慢溢出的果香,我对蜜饯的期待又多了几分。

  就这么盼着念着,一个上午终于过去,揭开热腾腾的锅盖,外婆的眼中和我一样充满了惊喜——蒸熟了的山楂一个个圆鼓鼓胀着小肚皮,果汁在透明的果皮下充盈得就要渗出来,像一个个裹在襁褓里的胖娃娃!我循着外婆的嘱咐找来白糖和冰糖,却看见外婆把蒸山楂的红色汁水倒掉。这让我很心疼,想劝外婆把山楂汁水掺进锅里去煮味道会更浓郁,谁知又遭到了一阵“教育”:纳西族的传统蜜饯之所以能保存很久,不仅是因为加了足够的糖,真材实料,还因为把多余的水汽蒸干了,才能保存得长久,不会发霉。

  我和外婆把一大袋白糖均匀地撒进去,再在表面放上一层冰糖,外婆一边搅拌着一边在和我说:做人不能贪心,要把握好度,适可而止才能做到最佳。我点头称赞,也忍不住感叹,外婆虽然幼时因为家里贫困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但是这风风雨雨的八十年却磨砺出了一颗充满人生智慧的心灵。她简单朴实的话语虽然平凡得像古城里汩汩流淌过的清冽的河水,但这其中的一点一滴,都伴随着我的成长,净化和滋润着我的心田。

  再次端起买来的蜜饯,我晒着太阳打算和外婆聊聊天。谁知外婆却搬了把木椅坐到煤炉边,每隔三五分钟就翻一翻锅里,再把平时晒的橘皮放上,根本顾不上和我聊天。这次不等外婆说,我也明白,认真仔细,精工细作,善始善终,这才是丽江蜜饯胜于普通果脯之处!

  不知不觉太阳已悄悄落下了山头,如果你也嗅到了浓郁的果香,没错,那是我们的蜜饯煮好啦!我看着盆子里被糖浆包裹的山楂,心里是难以言喻的感动:外婆煮的蜜饯果肉更多,经历一整天“摸爬滚打”的山楂居然一个个保持着原型,可见外婆无数次的搅拌是多么的小心翼翼!这和我买来的蜜饯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虽然它们中间都熔铸着纳西族的勤劳智慧,但是,外婆煮的蜜饯带给我的,是母亲一般深沉而浓郁的爱。

  在这里的你们 和我们一样 远离了钢筋水泥的喧嚣洗净了凡庸俗事的困扰 从未有过的 快乐地大口呼吸

  请把你的双手交叉放在额头 让你的目光遂远 向着天的方向双手合十 展开你的双臂高举过头 许下你的愿望吧

  在这个神奇的地方 它给予我们想要的快乐 许下你最想实现的愿望跟着我们 穿过这扇憧憬的神奇之门

  当恬静的纳西民谣再一次轻轻唱响时,月芽儿也轻盈地爬上了静谧的夜空。外婆,母亲和我邀请来左邻右舍的朋友们,喝着大麦茶,分享着忙碌一天的果实,畅谈人生百味。

  “在我和你一样大的时候,不要说蜜饯,就是嘴馋想吃一点糖稀,还得一大早就跑到煮蜜饯的老作坊,扒在雕花的木窗上眼巴巴望一整天。那冒着热气的大锅,那一阵阵诱人的果香,引得我口水直流。可是没有办法呐,在物质匮乏到衣服都只能捡我母亲穿后姐姐再穿过一遍旧得不能再旧的来穿时,连糖稀都是奢侈的梦境。最好笑的是那个时候我个子矮,脚底下是垫了好几块石头才够着窗沿,作坊里的土灶煤烟顺着窗子飘出来,熏着眼睛我一揉就从石头上滑下来了,那模样,滑稽得很!”外婆讲述着她幼时的故事,表情在月光下楚楚动人。而我们也听得开怀大笑。“那个时候,好心的作坊主会在日暮收工时拿一根竹签,将煮蜜饯多余的糖稀熟练地裹一裹,作为礼物送给我们几个嘴馋的孩子。我们可高兴了,那可是辛苦一天得来的丰硕回报,轻轻舔一舔,都舍不得吃,飞快跑回家和兄弟姐妹们分享,这真是比过年还要开心的时刻了……”外婆依旧讲得眉飞色舞,我的心里却泛起了阵阵涟漪:传承百年的手艺,历经风吹雨打,不变的却是那一份民族的温情,家的味道,还有在心底深深的丽江印象。

  此刻,我在优雅的大学校园里,桌旁放着一碗蜜饯,时隔半年,陪伴我的除了那酸甜的美味,还有外婆煮蜜饯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它们像一幅古老而精美的画卷,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久久不能抹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