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日报数字报·海口网
精美散文

一本史铁生关于生命、爱情和信仰的散文集《灵魂的事》读后感

  这是一本史铁生关于生命、爱情和信仰的散文集,他用残缺的身体,说出了最为健而丰满的思想。

  我总觉得一本好书,从来就是一个世界、一本好书、一部电影、一种信仰、乃至一个宗教。

  当推崇者足够多,当共鸣足够浓烈的时候,就可以形成一个无形的平行世界的。表现在话的投机、阶层、圈子感、共同语言等等。

  一直特别喜欢杜甫的“文章憎命达”这句话。因为真正有思想有哲理的东西十之八九来源于生活,而于生活,更多的是来自与困顿、潦倒、多难的人生经历。

  史铁生散文思想意境的深邃与语言表达的明朗、他肌体的疾病与灵魂的崇高,使我为之敬佩。

  在《灵魂的事》里,史铁生用诗一样的语言,诗一样的逻辑,回答了一些关于“灵魂的事”。那是一个经历了一次次死亡的人在面对生命时最真实的话。

  在《轻轻地来与轻轻地走》中,史铁生说,他听多了死神的声音,但依旧坚毅地活着,为了“一心向往的自由的夜”,“去到一切心魂的由衷的所在”,一个身体的残者却是生命的强者。

  他在轮椅上呆了30多年,半辈子最曼妙最潇洒的年华在冰冷的轮椅上桎梏,他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因为心中怀有光明,所以也予人以光明。他心中的光明就是对于生活中一切美好事物的感知与感恩。

  在《好运设计》中,作家写道:不妨在背运之时,遥想一下自己的好运。所谓好运,其实是一种强烈的幸福感。

  喜剧中的他,悲剧中的他,爱情中的他,重病中的他。因为作家灵魂的厚度,作品的语言便拥有了力度。

  有些书、有些文字,当你观看的时候,无论你身处闹市,还是夜深人静,你周围会突然的变得刹那平静而安然的。

  你的肉身与灵魂、你所有的情绪将在这些清澈透明的文字面前无处遁形,你对你自己的存在与处境再也无法视而不见,你因此陡然变得清醒,你的肉身与你的灵魂相视而立,旁若无人,你的肉身热爱你的灵魂,你的灵魂订制你的肉身,四周空旷,内心孤独,生命宁静致远。

  史铁生的文字恰好有这种力度与厚度,《灵魂的事》,向我们昭示生命的秘密,书中每一段文字似乎都散发着他的精神体温,乐观又温情。

  我一向认为,优秀的作家,不该只在黑暗的极端途中不断涉险,还该看重黑暗中沿途的救赎,一种更深远的悲悯、同情与宽厚。

  正如罗曼罗兰说的对爱情的渴求,对知识的追求和对劳苦大众慈悲的怜悯是人生最重要的三件事。

  这不是什么光明的尾巴,也不是追索意义的终极意义,而是文学应该有勇气赋予人性尊严,并尊重爱的尊严与权利。

  他那些源于苦难体验的清澈文字,那些充满爱的关怀的文字,将照亮并拯救我们日益阴郁沉沦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