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业“抒写”城市之美
精美散文

【美文赏读】鹿丸(火影人物)的理想生活

  上高二的一天,班主任问我们心中理想的职业。轮到我的同学韩,他说:“我心中最理想的职业,是当一个值夜班的收发室看门人。”

  全班哗然,老师也有点晕。韩是“尖子生”,有考上北大、清华的希望,这种“消极”的思想倾向,自然引起老师的重视。接下来的几天,他接受了轮番的思想“抚慰”。他却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每天做题、发呆、听音乐、打球、下棋,闲余时间捧着一本厚书啃着,我过去翻了翻封面,是《资本论》。

  事情过去很久,一次跟他聊天时,我再次提起他的这个理想,想问个究竟,他轻描淡写地说:“那个职业不好吗?在收发室值夜班,整个晚上都要醒着,多适合看小说。”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人和人是不同的,每个人内心的道路也是不同的,我们努力奋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明白自己究竟想成为怎样一个人。

  十几年过去了,韩的样子我早已记不清楚。他后来考上了重点大学,若按正常的路径,他应该已经过上殷实而乏味的中产阶级生活。他是否真的按照理想,安心地待在某个单位的收发室里,目光清澈地安享自己这份卑微的营生。只是每次在《火影忍者》中看到鹿丸,我就免不了想起他。

  是的,鹿丸,那个有着卑微理想和超高智商的忍者。跟我一样热爱鹿丸的同志们,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他最打动人心的一段台词:“我本来想随便当一个忍者,随便赚点钱,然后和一个不美又不丑的女人结婚,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是男孩。等到女儿结婚、儿子也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我就从忍者的岗位上退休。之后,每天过着下象棋或围棋的悠闲隐居生活,然后比自己的老婆更早地老死,我就是想过这种生活……”

  很多人第一次听到这段话时都有些跟不上节奏。《火影忍者》的故事一展开,就笼罩在九尾妖狐巨大的阴影之下,玩的是热血主人公励志成长的节奏,故事节奏紧张急迫,直到鹿丸的这段话出现,整个故事的节奏突然舒缓了一下。第一次看到这段故事的那个下午,我整个人都是舒缓安详的。

  即使在最差的学校里,最没有想象力的老师也不会鼓励自己的学生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这样的想法,竟然在处处激扬着热血的火影世界里,堂而皇之地存在着。最初,我跟很多朋友一样,认为这就是岸本齐史的“拖稿神技”,搞这样一个聪明而慵懒的家伙出来,让他眼神空洞地絮叨一大段台词,再听到嘴里不时蹦跶出一句经典的“麻烦死了”,一集故事就这样交稿了。

  而在我静下来慢慢品味《火影忍者》时,才慢慢读懂了他们内心的轨迹和岸本齐史编织在鹿丸身上强大的逻辑。奈良鹿丸,他的名字里带着自己的故乡,奈良县,那也是日本人心中的“精神故乡”,追溯到1300年前,第一拨遣唐使从这里出发,内心坚定的传道者鉴真和尚在这里上岸,这一来一往,都为日本文化积淀下一点点的智慧和坚韧。而最让人神往的,是奈良的鹿群。1637年之前,如果在奈良杀死一头鹿,是要被判处死刑的,在1000多年的时间里,奈良的鹿,就是一种神圣的存在。这种清灵、美好的动物,时时在奈良人乃至日本人的灵魂深处跳跃。

  在岸本齐史眼中,鹿丸就是一个像鹿一样清灵、智慧又机敏的人物,他向往的是一种闲散的生活。在鹿丸与鹿群眼中,悠闲才是生活的本质,如果劳碌是生命必须承受的,那么就让它停留在工作这个范畴中,不能让工作侵蚀生活。

  为了让鹿丸的这个生活理想有形式上的寄托,岸本齐史为他的家族在火影世界中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制药。奈良家族在《火影忍者》中担任医疗忍者,属于提供药材、研发药物的角色,这恐怕与鹿角可以入药有关系,研发药物,需要的是熟悉药材、熟悉药性,更重要的是,要熟悉人的身体与精神。这些因素,与这个家族高智商的成员糅合起来,终于为我们呈现出鹿丸这样一个“怕麻烦”的家伙。

  因为头脑惊人,在众人角力、诸国厮杀的背景下,鹿丸的家传绝技,攻击性不强,却“想法”十足——用查克拉操纵影子,以攻击和救援。岸本齐史神奇的想象力,把运筹帷幄的谋略,变成对影子的操控能力,这种技法的直接攻击力有限,却最适合在团队作战中成为不同技能持有者的黏合剂。鹿丸所在的小组被称为“猪鹿蝶”小组,3个单兵作战能力都弱的伙伴,组合在一起,却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我后来才发现,“猪鹿蝶”组合,其实是源自一种日本传统的纸牌游戏,48张纸牌,按照12个月分开,每张纸牌上都有不同的花色,而最后的赢家,就是凑齐野猪、鹿和蝴蝶的人。

  因为智商超高,奈良家族被赋予战略家的身份。第4次忍界大战,鹿丸的父亲奈良鹿久是忍者联军的参谋总长,而鹿丸则是前线的战术指挥员。他们擅长思考,不仅思考忍者的本分工作,也思考人生,思考成为一种本能,于是,高智商的思想者身上表现出的通脱的人生观,自然就成了鹿丸的特色。

  《火影忍者》有一个很坏的叙事习惯,但凡有激烈的对决,就免不了大段的思想交锋——“嘴遁”,激辩的双方争执不下的,其实是不同的人生观。《火影忍者》中的“嘴遁高手”当然非鸣人莫属,但是鹿丸从未参与过这种无休止的纠缠,他有自己坚定的想法和强大的内心,他不需要和别人讨论内心的矛盾,他早就有了一个平凡的理想,不庞大也不惊人。

  岸本齐史在《火影忍者》中留下了许多冲突,唯独在鹿丸身上,一个人内心的世界和他的生活高度统一了起来。在木叶村里,很多故事都是从村门口的大门开始的,我曾经揣测,鹿丸一定也曾觊觎过这个看门者的位置。在和平的岁月里,每天端详进出村子的人们的脸,想象他们的生活,按时上班,打卡回家。一切都安静而美好,鹿丸才有时间下他的棋,看一看天上的云彩。

  同样作为讲故事的高手,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决定了自己笔下的人物:古龙笔下永远都没有鹿丸这样从一开始就立志追求宁静的角色,金庸则塑造了一个少林寺中的扫地老僧。大家在不同的江湖里修炼,修炼武功也修炼内心,对于一个修炼者,武力永远都是最简单的事情,重要的事情是,一个人内心的从容和他能够看到的远方。

  十几年过去之后,当读书变成一件可以扭转乾坤、改变命运的事,怎么看都有些面目狰狞。学校里坐满打了鸡血想给世界证明自己的鸣人,他们想要成功,只想成功,这时候,我突然发现那个想当看门人的同学,他的理想竟然如此美好,鹿丸的理想生活就是这么美好。